内诚于心 外信于人
尽职于专业服务 尽忠于职业责任
了解更多

《财会信报》:—位注册会计师别样的会计报表情怀与感悟

2019-08-02 0

按照我的公历生日计算,今年的54日,我就50岁了。我想通过资产负债表、利润表和现金流量表这三张重要的会计报表来盘点自己在这半辈子当中的人生经营状况和成果,并将自己的感悟记录下来,与朋友们分享。

 

从未平衡过的人生资产负债表

作 为会计师,我发现自己在过去五十年当中的人生资产负债表从来没有平衡过。我的负债总是大于资产。尽管我取得了很多成绩,一路从会计行业的学徒工上升到了普 华永道资深合伙人这样一个深得客户信赖和尊重的位置,但是我何德何能?这些成绩都应该归属于我的亲人、老师和朋友对我的关怀与帮助。他们对我的支持是我的 应计负债,对于这些负债,我是用一辈子的努力也无法偿清的。

在这里,我就以我的班主任为例,来说说他们对我的恩情。从小学到研究生,一共有五位班主任对我的生活和后来的发展产生了深刻影响。第一位是我5年小学时代的班主任,第二位是我2年初中时代的班主任,第三位是我2年高中时代的班主任,第四位是我大学4年期间的班主任,第五位“班主任”是我研究生时代的系主任。

我 清楚地记得我的小学班主任从县城买了两本钢笔字帖,一本给她儿子使用,另一本则送给了我。我的初中班主任在他简陋的宿舍门口用木板搭了一张床,让我和另一 位同学可以住在学校,专心学习。我的高中班主任也是我的语文老师,他写得一手刚劲有力、字体风格特别的草体钢笔字。我很喜欢他的字体,于是,我就开始模 仿。他发现我在模仿他的字体后,在一个笔记本上亲手写下了所有常用字,当作一本特制的钢笔字帖送给我。

我 的大学班主任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就更加特别了。说是班主任,其实也就是一名比我大几岁、毕业后留校任职的年轻教师。我们入学时,因为她年轻(我们班级中有同 学比她年龄还大),学校担心她在学生中没有威信,还专门派校团委书记任正班主任,她任副班主任。担任我们班的班主任是她的第一份工作,她把所有的心血和时 间都花在了班级事务和学生身上。

我的大学班主任在我大学期间对我照顾有加。最让我感动的是,在我背负着沉重的心理包袱时,她给了我极大的帮助和支持。当时,我面临着到加拿大里贾纳大学公派留学的机会被取消的可能。学校派她到我们村对我进行新一轮的政治审查。

我的班主任在了解了我家的真实情况后,不仅在政治上对我进行了保护,而且看到我家境贫穷,她还专门向学校为我申请了每月的5元人民币的困难补助。收到补助后,我很疑惑,因为困难补助一般只提供给家在外省市的学生,但我是来自杭州的下属郊县。后来,我才得知这个事情。

我就是这样在老师们润物细无声的关爱下成长起来的。在读研究生期间,担当班主任角色的是主管学生事务的系主任。1989年春夏之交,我已经毕业,留校任教。当时,系主任在政治评语中给我做出的评价是,他积极引导和保护学生。这个政治评语让我在198912月份能够顺利到香港去参加ACCA的学习。

我 能走到今天,是因为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总有不同的人给予我关怀和帮助。“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谨记前贤留下来的这句训导,把它当作盘点我人生资产负 债表的重要会计政策。我亏欠很多人的恩情,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可以说,我的人生资产负债表从来没有平衡过,我的负债总是大于资产。

 

人生的利润表

利润表是一个“时期”信息,它记录的是我们在一定时期内所取得的成绩。我6岁开始读小学,读完5年小学,上了2年初中,然后是2年高中,15岁考上大学,19岁大学毕业。这段时期内,我获得的利润是一个本科学位。

进 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读研究生的这三年,对我而言,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学校提供英文教学课程,我基本可以用英文对会计学科的专业内容进行理解,同时,我也 有机会接触西方经济学和金融学知识。而且,我也遇到了非常好的外籍教师、回国任教的青年老师和学校领导。这一时期,我获得的利润是一张含金量非常高的硕士 文凭。学校把我培养成为一名成熟的、有能力在社会上从事专业工作的毕业生。当然,对于我自身的成长发育而言,这三年也非常重要。

接下来一段时期内的利润就是我在普华永道工作所取得的成绩。我从一名会计师学徒工成长为一名合伙人,从一名初出茅庐的合伙人成长为一名拥有较多实战经验的合伙人。在普华永道工作的26年中,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一项利润就是成长为一名成熟的专业人士。在普华永道,无论是学徒,还是合伙人,对我们的职业和人生进行规范的最重要的会计政策就是坚持专业主义。

以 上所述是我的主营业务给我带来的利润。很多人问我取得这些成绩的秘诀是什么?是出于哪些考虑选择了会计这个时髦的行当?事实上,我要给出的真实答案是,因 为我根本没有选择,所以走到了今天。如果我有什么经验教训和年轻的朋友们分享,或许是当你有太多选择的时候,应该选择执着。

在未来的岁月中,我会一如既往地做好我作为一名专业人士的主营业务。但是,到了年过半百的人生阶段,我也在思考做一些辅营业务。

我要做的第一个辅营业务是多花时间和精力帮助年轻人,让他们从我的经验中学到些东西,少走弯路,树立对未来的信心。

回顾我已经走过的五十年,最痛苦难熬的是我到纽约学习金融审计(19941996年) 的那两年。当时,我处在万事刚刚起步的阶段。我有一个小家庭要照顾,父母的生活和经济条件也不好,所有生活上的大小事都要靠自己去应付。在纽约的那两年 中,我没有去看过一场电影,只记得带儿子看过一场音乐剧。在精神上,我也背负着因在异乡工作而带来的沉重的心理压力。走在大街上的每一刻,我都觉得自己是 被排除在这个国家之外的。在这样一个拥有1 000多万人口的城市里,我觉得自己很孤独。有一天,在纽约街头,有一位白人热情地和我攀谈。在我刚刚觉得高兴一点的时候,我意识到,他患有精神疾病。

因此,我非常能体会到年轻的同事可能在家庭和事业上所面临的压力。在我的辅营业务中,我给自己设定的一项具体任务是,一年当中抽出一天的时间帮助年轻同事照看小孩。如果有同事对我说,“David,您能帮我带一天小孩吗?”对此,我会非常乐意,而且我会把小孩照顾得很好。因为,帮年轻的同事们做这件事情,就如同在为我年轻时做这件事一样。

在辅营业务中,我给自己设定的第二个KPI(关键绩效指标)是回家陪伴父母的次数。在我离开中国,到香港、纽约、悉尼和伦敦的普华永道办公室工作时,我给自己设定的KPI是每年至少回一次老家,去看望我的家人。从五十岁开始,我将这个KPI更改为每年至少回两次老家。至于理由,大家都明白,那就是我能够陪伴父母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我想在对人生利润表进行考核的平衡计分卡中增加自己对父母孝顺这个指标的权重。

我想做的第三个辅营业务是结交和维持好与朋友的关系。我所认为的“好朋友”是指和我的沟通成本为“0”的朋友,我们之间拥有100%信 任的朋友,我们能一起扛事儿、齐心协力地解决问题的朋友。这样的朋友不在于多,而且人的一生中也不可能有太多这样的朋友。可以自豪地说,我有这样的朋友, 有的是我的合伙人,有的是我的客户。我相信,如果我比他们先离开这个世界,他们会为我盖上棺木,为我扶着棺材走出灵堂。

坦白说,我有一个“不太好”的品行,那就是“愚忠”。当我认为你是我的朋友时,我愿意对你忠诚,愿意为你承担错误。我的这种做法和态度或许是错误的,但这就是我的本性,这是在会计政策中无法反映的我的内在价值观。

 

人生的现金流量表

在谈了我的人生利润表、关键绩效指标和平衡计分卡之后,读会计的同学一定会问,你的现金流量表又是什么样的情况?

我对这个问题给出的答案比较简单,因为我的人生现金流量表和人生利润表的编制基础是一样的,我没有把费用递延开支,也没有把收益提前使用,我的人生利润表就是现金流量表,所以我不需要单独编一张现金流量表。

不过,我知道大家关心我的现金流量表的实际意思是在问我的财富观是什么,我如何用财富的金额和金额的多少来衡量自己的成就。

我追求财务独立,想多挣些钱,通过掌握更多的资源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是我的真实想法,不需要隐瞒。我认为这是好事,每个人都应该为此而努力。

但 是,财富和幸福是两回事。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当你对某个事物的需求和这个事物给你的供给达到平衡时,你就是幸福的。为了能让自己收获更多的幸福,从现在 开始,我应该做的不是努力推升我的供给曲线,而是要降低我的需求曲线。关于财富,卡耐基说得好,财富只属于你看管,不归你所有。我会很负责地看管我已经拥 有的财富,但为了增加我的幸福感,我在后半生要加强的是“需求侧”结构性改革。

 

▲吴卫军,1989年加入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2002年晋升为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并于201171日起,担任普华永道中国内地及香港管理委员会成员、北京首席合伙人、北方区市场主管合伙人,以及中国公共政策与监管事务主管合伙人。


To Top